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洲周刊》

全球视野,本土情怀

 
 
 

日志

 
 

假如海角七号在香港  

2009-08-21 18:2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沉旭晖


沉旭晖,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助理教授、国际关系研究室主任﹐研究方向为中国民族主义与外交、反恐、中美关系、香港涉外关系等。耶鲁大学学士及硕士、牛 津大学博士﹐香港Roundtable社会科学网络名誉主席。学术著作有《RedefiningNationalisminModernChina》等﹐ 非学术著作有《国际政治梦工场》等。


香港兴起本土运动的同时,英国代表的西方文化通过全球化机制,还依然在香港流传。

--------------------------------------------------------------------------------


电影《海角七号》上映后,有关这电影和台湾日治时期皇民化政策的联系,各方已发表了大量文章探讨,正反立论,莫衷一是。但假如我们以全球化理论重新阅读这题目,也许能释出超越本土演绎的普世意涵。

根据DavidHeld等学者的《全球大变革》一类主流全球化理论书籍,「时空压缩」(Time-SpaceCompression)可算是公认最不涉及价值判断的全球化定义:当交通和资讯科技进步,会将三度空间的时空距离大幅缩减,由此衍生出改变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连锁效应。然而,所谓「时空压缩」,并非二十世纪末开始的「厚硬型全球化」(ThinkGlobalization)的专利。此前,史上早已出现不同程度的时空压缩全球化,包括涉及深度和速度不及二十世纪、但广度和影响相若的「扩张性全球化」(ExpansiveGlobalization)时代﹔西方殖民主义的扩张,正是数百年前「扩张性全球化」时代的象征。《海角七号》反映的日本情结,部分无疑可以直接追溯至皇民化政策,因此才会有哼日本小调的老邮差、有日本旧情人的本土老妇,乃至有一九四五年台湾人欢送日本人离开的场面。这些电影场景,可视为未经加工的时空压缩的如实反映。

然而,当殖民地经过解殖思潮洗礼,就会出现另一个情况﹕「时空解压」(Time-SpaceDecompression),也就是希望通过人为方式,恢复该地方被「压缩」前的前殖民时空。但由于这根本不可能客观出现,所以解压的过程,其实也是一种新的身份建构。一九四五年后,在台湾的时空解压过程中,受皇民教育影响的本土意识、和日本文化的本身往往被等量齐观,于是解压者情愿追溯至前一八九五年的时空,而不大接受日治期间酝酿的台湾本土文化。台湾皇民化文学作家张文环有这样的文字传世﹕「有一天,内台人会有在靖国神社前一同跪拜的日子,能向英灵合掌是一种喜悦的期待,那是两种血潮溶合为一而畅流的时候了……」有趣的是,剔除文章公然对日本的仰慕之情,文中也将「内台人」形容为足以和日本人并列的「两种血潮」之一。但由于台湾由被视为外省政权的国民党管治,上述的本土主体性在整个时空解压过程却被大量抹杀。这种不全面时空解压的结果,出现了一整代既被挑起对日本殖民管治的仇恨、又同时对外省政权不满的台湾人,就像《海角七号》那位中年本土村代表。

到了冷战后的新一波全球化时代,台湾这类后殖民解压没有完全成功的地方又被前宗主国重新影响,于是出现了「时空再压缩」(Time-SpaceRecompression)的现象。在这过程中,百年前的殖民经验又被拿来和今日的日本文化相提并论﹔昔日的殖民管治则被予以一定程度的浪漫化处理。这份浪漫化的历史重构,构成了台湾本土文化的新主体性,就像《海角七号》恋上日本女孩的新一代。

重要的是,假如早前的解压过程能顾及台湾主体性,就像别的后殖民地那样,今天的时空再压缩也许纯粹是第三代台湾人的事。但由于过去数十年的解压是不完整的,今天《海角七号》代表的台湾主体性才足以同时涵盖老、中、青三代﹕第一代拥有日治期间时空压缩的直接回忆﹔第二代属于解压不完整的反弹﹔第三代是面对时空再压缩的浪漫化回应。不过,这里显示的主体性还是相对和谐的,并没有对大陆的公然排拒,而理论上,这精神也可以应用在大陆身上。因此大陆的过敏反应,大可不必。

《海角七号》在香港上映后,也有不同回响,有人说「很隔」,也有人说其实可以应用在自身。事实上,香港也经历了像台湾的「时空压缩—解压—再压缩」三个阶段,只是解压和再压缩的过程,在香港回归后几乎是同步进行,因而效果更复杂。这些年来,一方面香港社会出现了爱国论争和国民教育,以图对英国殖民管治留下的痕迹进行解压﹔另一方面,这个解压过程被不少人认为未尽全面,因此香港同时兴起了本土运动﹔与此同时,英国代表的西方文化通过全球化机制,还依然在香港流传,虽然波及的深度和广度不如前,却有不少流行作家不断写作以怀念殖民岁月、追忆英国精英文化为主轴的文章,也就是为特区和殖民时代的英治遗产进行「时空再压缩」。由于上述现象同时出现,并没有一整代香港人单单受时空解压或再压缩影响,这不像台湾的后殖民世代论那样泾渭分明。

逻辑上,我们完全可以复制一部《海角七号》在香港上映。但这需要的历史文化视野和导演功力更深厚,将遇上的政治地雷恐怕也更多。不过说到底,不要以为上述理论框架只适用于台湾或香港,其实类似案例还有不少。例如由葡萄牙殖民地直接回归印度的果阿(Goa),由意大利殖民地一度变成埃塞俄比亚一部分、后来终于在一九九三年独立的厄立特里亚(Eritrea),都可算在此列。


(本文发表于《亚洲周刊》2009年第一期)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