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洲周刊》

全球视野,本土情怀

 
 
 

日志

 
 

思想荷尔蒙改变中国  

2009-09-14 10:2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章海陵

在中国当代文学主旋律里,可隐约听闻奥威尔《一九八四》的音符。 

从抚摸反右及文革阶级斗争的伤痕,到揭示改革开放中贪腐的灯下黑,已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主旋律」,但从中可隐约听闻乔治.奥威尔长篇《一九八四》和《动物庄园》的音符。奥氏金句言简意赅,琅琅上口,譬如「战暧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老大哥在看?你! 」;「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思想罪不会带来死亡;因为思想罪本身就是死亡」;「在遮阴的栗子树下,你出卖了我,我出卖了你」;「所有动物都平等,但有的动物更平等」。这一切是锋利的批判刮毒刀,也是猛烈的思想「荷尔蒙」。 

董乐山译《一九八四》公开出版于一九八七年,由花城出版社推出;该版本九八年又收入辽宁教育出版社「新世纪万有文库」;零二年一月,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该书新译﹐译者是藤棋与金腾。同年五月,译林出版社推出又一新译,译者是孙仲旭。 

在中国大陆,批判极权主义的外国文学作品,除了匈牙利作家柯斯勒的《中午的黑暗》之外,还有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不过影响最大的仍属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和《动物庄园》。因为奥威尔的预言在反右运动及文革中一再演绎,令人痛心疾首,欲哭无泪。这也是《一九八四》多达四、五个中译本的原因。 

其实,《一九八四》中译本最早被读者接触,是在批判「苏联修正主义」的六十年代初。当时,中国社会科学院赶译一批「帝修反」人文作品,被称为「黄皮书」、「灰皮书」系列,供内部批判所用。翻译家董乐山由此领受翻译《一九八四》的「政治任务」。 《一九八四》等「黄皮书」、「灰皮书」,因「反动」、「神秘」、「够级别方可阅读」,显得格外珍贵,成为「老三届」一代人最向往、最抢手的精神食粮,堪称「狼奶」中的「狼奶」。 

奥威尔《一九八四》在中国的踪迹,更可追溯到一九四八年冬天,这是国民党失去江山、共产党建政的前夜。美国大诗人惠特曼《草叶集》的译者赵萝蕤搭乘美国军用机,冒着共军炮火,抵达中国北方,要与夫君——诗人和考古学家陈梦家生死与共。这对学者夫妇曾于一九四四年双双赴美国,女方研究亨利.詹姆斯的小说,男方搜集流落欧美的中国青铜器的资料。他们团圆后,五零年北京对知识分子展开思想改造,陈梦家不爽,发出「一九八四,这样快就到」的惊叫。 

而陈梦家在文革中,就死于「一九八四」的情境中。四人帮垮台后,董译《一九八四》首先在中共中央编译局《编译参考》的「增刊」上公开发表,文革过来人与陈梦家的「悲鸣」产生共鸣,批判与反思顿时汇聚成时代最强音;也为中国拒绝极权主义社会发展作出重要的思想铺垫。 

(本文发表于2009年第35期《亚洲周刊》,点此进入《亚洲周刊》博客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