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洲周刊》

全球视野,本土情怀

 
 
 

日志

 
 

他曾建议马英九颁紧急命令——专访:国民党秘书长吴敦义  

2009-09-14 10:3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童清峰


吴敦义在八月十一日曾建议马英九颁布紧急命令救灾,但不获采纳。国民党中央在马被批得体无完肤时,却冷眼旁观。吴建议马英九要即时用对的人、即时做对的事,才能赢回人民对他的信心。 

当年反陈水扁贪腐的红衫军又起,准备在九月九日号召民众上街倒马,深陷政治风暴的总统马英九危机四伏。 

在八八水灾过程中,马政府第一时间救灾不力,被外界痛批,马英九的声望跌到谷底,在马被打得体无完肤时,国民党中央却在这个关键时刻消失无踪,只冷眼旁观,就是不为到处去鞠躬道歉的马英九讲一句公道话。一位党部人士指出:「那个老的(指党主席吴伯雄)对马抢他党主席位子很不爽,存心看马笑话。」 

国民党秘书长吴敦义透露,八月十一日晚间在他和马英九每周固定的便当会中,他曾建议马尽速颁布紧急命令救灾,「跟他争辩很久,他只采纳另一半,就是制定特别条例」。吴敦义语多无奈,但他也建议马要即时用对的人、即时做对的事,才能赢回人民对他的信心。八月二十五日下午吴敦义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办公室接受亚洲周刊访问,以下是访谈摘要: 

这次八八水灾,马政府第一时间救灾不力,受到外界极大批评,主要问题出在哪里? 

突然间这场大雨让台湾所有存在的问题,统统在这几天当中完全暴露出来:山河被破碎、与河争地、地方政府的松散无为、应对无方,中央政府相关的部门也没有警觉性,既无做好准备,临事也仓促,才造成今天的状况,中央政府还不只是第一线主导的人员,甚至国家领导阶层的部门,第一时间也小看了或者没有抓准这个重要灾害初鸣未发之际的风险,没有被相关的幕僚提醒。 

能不能举例? 

台风暴雨会带来如此大的冲击,政府没有采取一般国人认为第一迫切需要的动作,也因为他没有得到这么强烈的资讯,所以他可能去理发、可能去吃一个番薯粥、可能去参加一个婚礼、或参加餐会聚餐,院部的首长都是如此,什么原因?他一定没有得到强烈的讯息,所以他们认为我只要关心,用手机电话连络,也派有人在紧急应变中心坐镇,就表示他没有忽略这个责任,可是如果他得到的讯息是强烈无比的│风暴正要成形,我想他不会去理发、刮胡子也不会,不要说去吃番薯粥,连喝水都不会。我总觉得台湾好多积累数十年的弊病,在这次暴雨当中,统统被摧毁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中央政府如此,地方政府如此。我也不讳言,像国防部在事发未发之际未做好准备,怎么突然间连橡皮艇都没有,连防水的鞋也缺货,中央跟地方都散了,灾民也没有危机意识,知道爱惜生命,却不知道如何来保护自己的生命,也没有人去通知他、强制他一定要撤走,这场暴雨真是让我心酸,内心真的很痛苦。 

你是说马政府处理危机的态度太轻忽? 

以上这些因素统统出现之后,你能强求神人一声令下就井然就绪?过去累积的危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场两百五十年破表的雨,灾民对自己身处险地而不自知,气象给他的讯息他没有警觉,行政部门对他的警告他没有警觉,应该撤退却没有强制的作为。另外媒体强力的主导,固然督促了救灾的速度,也恶化、扭曲了整个灾情发展跟努力救灾人员的心血,比如说打叩应(call-in)要哭的才能上叩应、抱怨的才能上镜头,使得原来的政府部门已经存在的缺点被强化了、放大了,甚至于扭曲了,尤其是对中央的指责,有些的确应该指责,最后指责的声浪变成排山倒海,所谓的土石流就不只是山上的土石流,政治上的土石流也隐然铺天盖地而来,这大概是这二十天来台湾的状况。 

在外界对马政府的批判中,党中央态度一直非常低调,很少辩驳,是不是也认同这种批评? 

如果它的缺失是很明显的,我们还能替他辩驳什么呢?党难道不问是非吗?这不可能的事!所以中央只能说一方面尊重若干民意代表,对于不论是中央或地方政府的举止失当,或者救灾有缺点的地方,让他们善尽言责,可是我们也在很多场合强烈的约束,希望这种批评用字不要太尖刻,同时也做了一些工作,比如在第一时间发起赈灾,送物资到各地,我们也帮忙协调解决若干问题,最明确的例子是林边乡公所没有钱买便当,却始终拿不到(民进党执政的)屏东县政府转拨中央政府的十亿台币(约三千一百万美元)救灾金,事隔十几天,屏东县政府事后的辩解很荒唐,他们说林边乡公所公库里还有四五千万,不可以先拿来买便当吗?如果这个推论行的话,屏东县政府公库里可能还有十亿、二十亿,干么先拿中央十亿,你也可以先拿公库发薪水的钱搞桥梁,这样做行吗?他已经胡扯到没有理性的程度,为了硬拗,连这种话都讲得出来;如果这个行的话,中央政府就不必颁特别预算,我就把养兵的钱、买武器的钱都拿来救灾,把其他县的预算用在屏东县,那还需要编预算吗?我就直接拿两兆摆在这里,想用什么钱就从这个大水库掏水出去,行吗?中央政府给它十亿,它越过不是它同党的林边乡公所,直接发给林边乡民每个淹水灾户两万,用膝盖想也知道,它的目的就是要收揽人心嘛!政治之恶质莫过于此。 

你认为从内政到外交,马总统要如何克服这次水灾引起的政治土石流? 

我不能替他出这个主意,因为要用对的人、做对的事,而且要即时做对的事、要即时用正确的人,那才会成功,人的问题他在检讨,我相信做对的事他心里已经了解,那就毋庸多言,我又不是场边论战,我也不必做场边的教练,我想马总统很清楚。 

马总统声望跌到谷底,站在执政党立场,要如何抢救马总统这次的政治危机?有何具体做法? 

在这时候,我们不能再去打击他的信心,只有从侧面、从周边来帮他做一点补缺的动作,比如抚慰灾民、募款做救灾复建工作,我们也要求立法委员支持行政部门所提的重建特别条例,我们手上没有部队、也没有数以亿计的钱,也没有行政权力,中央党部很难做石破天惊的事,当我们执政以后,我们的资源跟象征都在执政团队。 

此外,我们也要督促政府汰换旧的机具,八八水灾第一天我看到《中国时报》,那个掉飞机的飞行员的爸爸说,「他开的飞机比我儿子的年纪还大」;也有飞行员在记者访问时说,「我们每次出发前都有一种觉悟,这是最后一趟的飞行」。这种心存在我们飞行员心中,我们听到都觉得惭愧,我跟总统讲,拜托,买直升机难道真的没有钱吗?昨天我还看到报纸写的,我们海巡署还有几条快艇,一年只出勤十天,其他三百五十天都在待命,而那十天也不是真的出勤,是高级长官来看表演时表演给他们看的,这边是花几亿买来表演的快艇,另外一边救灾是老旧的飞机,飞出去可能就飞不回来,这是什么政府?我非常痛心讲这些话。 

这次灾变发生,马总统先是拒绝发布紧急命令、对民意要求撤换刘内阁也多所犹疑,有人认为这是因为马用人的同质性太高,「同一个脑袋治国」,这是不是他治国的盲点? 

总统应该真正听进去了,我希望他真的听进去了,我希望他能做出最适合需要的调整。 

你每周固定和总统见面,你会当面跟他建议吗? 

当然,只是有些我不便谈而已,我两个礼拜前要他尽速发布紧急命令,跟他争辩很久,最后他只采纳另外一半,就是制定特别条例,编列一个预算来处理救灾复建工作。我们只是善尽国会议员的言责,善尽做一个诤友的天职,也善尽一个实际负责党务的秘书长的职责,这三个职位都必须要我跟他做最坦承、最率直的建议,这都是我的责任,我从未辜负过这个使命。 

执政党从这次的灾害中学到最宝贵的教训是什么? 

这些是我们老早就懂的│跟国民同呼吸,我们不必学到教训,老早就在实践这个教训,只不过突然间遭到这场空前的暴雨,从政府到民间,从土地到社会的氛围,从中央到地方,竟是如此脆弱的状况,心里头会有很大的感触。 

这次的缺点、这次的痛,不是单纯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的错,而是累积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来山川破碎,加上九二一地震对整个地质土壤的安定性、裂痕跟摇撼,都是造成这次灾情非常严重的原因,还有很多人在这块残破的大地上维系了几十年的所得跟生命,却也加深这块土地的沧桑,这次灾害说要完全指责谁,我觉得不尽公允,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责任,当你喜欢喝高山茶的时候,你认为种高山茶的就没有影响到水土保持吗?你喜欢去看高山的风景,难道为你开的路就没有影响这块土地的安稳吗?每个人都应从这个角度去反思,对地球、对台湾、对这块土地、对这次灾害,我们有没有直接间接、或者有心无心造成的伤害,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应该要检讨。 

(本文发表于2009年第35期《亚洲周刊》,点此进入《亚洲周刊》博客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